懒人星期六|当在线教育迎来不一样的春天,科技如何真正帮助教育?

摘要: 新鲜视角、热辣短评,芥末堆周六特刊,提炼百字精华,带你快速纵览本周教育行业新观点。

09-30 23:29 首页 芥末堆看教育

新鲜视角、热辣短评,芥末堆周六特刊,提炼百字精华,带你快速纵览本周教育行业新观点。

图片来源:pixabay


本周,“在线教育热”再一起引发了行业的关注,有观点认为自2013年的“在线教育元年”起,这个曾一度让资本心怀热望的“二级风口”行业,经历了一段时期的迷惘后,正加速向真正的风口靠近。“鲸准数据”显示,近1年来,已有近200家投资机构入局教育行业,总共完成466笔融资。


“如果说前两年的在线教育热,是有一些虚火或者泡沫的成分的,那这一次的教育热,应该说是市场的成熟度到了一定阶段后的理性结果。”红杉中国副总裁翟佳说。


仲资本管理合伙人王钧总结“教育热”的三大因素是:以二孩政策和“民促法”为代表的政策红利;以直播为代表的技术发展;以及社会意识(年轻家长的接受程度等)的改变。对于最后一点,B轮投进VIPKID的北极光创投投资总监林路认为,这正是用户端的变化:80后家长的孩子正在进入幼儿园和小学阶段,“互联网一代成了消费主体,这对在线教育的促进很大。”


从商业模式上看,如果说2013年的在线教育热,尚有一些新生行业的迷惘存在,那三四年后的今天,许多问题已经有了明确答案。


来自文章:两年后,在线教育回春了,但这是与上次不同的春天


行业观点


如何解决贫困地区学前教育难题?


学术界一致认为,儿童早期大脑发育与儿童营养健康密切相关。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儿童发展中心主任杨一鸣说,儿童大脑发育初期,营养的缺失将会损伤其认知与非认知能力的发展。而早期的发育情况又将持续影响人一生的学习成长。 在各国儿童早期干预项目中,营养改善计划普遍同步推进。国内贫困地区的儿童营养改善计划也与学前教育的普及一同开展。


贫困地区学前教育的师资匮乏问题几乎困扰着所有国家。为了推动早期教育在农村的普及,印尼政府规定,儿童早期教育和发展资金必须由村里的财政支持,政府向特别贫困的村庄提供财政支持;韩国农村学前教育基本由政府公共机构提供,同时,将优质中心幼儿园的资源共享给农村幼儿园,为农村教师提供帮助;2012年开始试点100个山村幼儿园计划的贵州省松桃县,试点五年来逐步形成一套师资招募体系;同样很早就实施山村幼儿园试点的青海省乐都县从提升教师待遇上改进,以留住优秀教师。


无论是基础阶段的普及还是质量的提升,贫困地区学前教育的改善都需要持续投入。加拿大拉瓦尔大学心理学院儿童社会发展研究主任米歇尔·博伊文认为,从儿童社会情绪能力的神经基础发育过程来看,要注重3岁以前儿童的早期干预,并能纵向持续性地进行早期教育。博伊文还建议,政府部门应该横向跨部门合作,共同参与儿童早期的学习。


来自文章:硬件差、教师少、课程小学化,各国如何解决贫困地区学前教育难题?


让人工智能课程走进中小学,真的靠谱吗?


关于人工智能进入中小学是否可行这一问题,华东师范大学的智能机器人运动与视觉实验室创始人张新宇老师认为,如果在十年、二十年前说要在中小学推广编程课程,是不可想象的事情。首先硬件就无法实现;第二,没有相关素材可以学习;第三,各种编程语法、内容,都是针对大学生、成年人的。现在经过很多人的努力,出现了很多教材、编程平台、学习平台都是适合青少年学习的,而且成本也不是很高,学习难度的曲线也并不陡峭,说明已经可以做这件事情。


“但是还是要看,比如小学阶段一到三年级可以做什么,四到六年级可以做什么,初中阶段应该做什么,肯定都不一样。更多的在中小学,我能想到的是做一些编程的训练,编程的训练其实更多地是在训练一种逻辑思维能力。因为计算机是非常讲逻辑的,就比方说“如果”语句,如果你逻辑严密,代码打对,得出的结果就一定是对的。”张新宇说。


来自文章:让人工智能课程走进中小学,真的靠谱吗?


在知识爆炸的社会,以教科书为导向的教育已过时


“因为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知识爆炸的时代”,经济学家汪丁丁引述了美国管理学大师德鲁克1994年发表的“知识社会”学说。德鲁克认为,从1995年开始,没有一个大学生在毕业时敢肯定他学的知识不全部作废。事实上,现在的大学生在毕业那一天,他们在大学学习的知识75%以上已经是陈旧的知识。


根据汪丁丁的判断,中国从2003年开始,就进入了知识社会。知识在以不可预期的速度更新,而应试教育仍然关注的是具体琐碎的知识。高等教育应该如何应对?汪丁丁找到的出路是,让学生在学习时以问题为导向,把求解问题中涉及到的各个学科的知识模块串联起来,让学生们通过批判性思考寻找合用的知识。


来自文章:经济学家汪丁丁:在知识爆炸的今日中国,术业有专攻的教育早已过时


创业教育不是为了培养创业家,而是培养有创业思维的人


2017年4月,在波士顿举办的哈佛教育论坛上,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副院长黄亚生提到几个创业教育的关键点:是创业技能的专业教育,还是基于通识教育的系统教育?是个人知识的提升,还是大量团队管理的训练?是追求确定的答案,还是培养不确定的环境中做决策的能力?他提到,除了关于商业的各个环节的知识与技能,归根结底,“创业不仅是对世界的认知,更是对自我的认知”。


在波士顿,创业教育不仅体现在大学的课程中,也下沉到针对青少年设计的教育项目里。这些创业教育项目会让中学生开始接触创业所需的技能与知识,甚至让他们开始人生中的第一个创业项目。但比起培养“创业家”,这些教育项目更注重培养“有创业思维的人”。


来自文章:创业教育不是为了培养创业家,而是培养有创业思维的人


国际学校规避倒闭风险需解决三大问题


从行业现状来看,当下的国际学校投资热仍在持续,正如新学说联合创始人兼CEO吴越所言,“2017年国际学校依然处在成长期蓬勃发展,每年国内建学校60所以上,2015年、2016年、2017年每年新增的学校都在60所以上,行业还处在蓬勃发展成长期,没有到成熟期或者是洗牌阶段。


投资兴办国际学校,不可急功近利。学校定位、发展前景、生源市场、办学资质以及后期运营管理等问题,都要在筹办国际学校时有完整的规划和良好解决方法。总结那些不幸倒闭的学校的经验教训,要规避风险,首先要妥善解决以下三大核心问题:1、办学资质;2、了解生源分布,完善吸引生源因素;3、运营管理。


来自文章:办学热潮中的迷途羔羊 (二):倒闭学校再添五所,规避倒闭风险需解决三大问题


科技如何真正帮助教育?


研究显示,大多数的学习者最终失败的原因都在于缺乏动力。因此相比一些让人眼花缭乱的噱头式功能,以下这三家英国的创业团队把目标集中在如何破除学习过程中的重重障碍上,从而让科技发挥其应有的功能,真正提高教育者和学习者的效率,保持师生对学习的热情。


“学习障碍”对于语言学习者来说尤为挠头,人们常常想要尝试,但又会在半路失去兴趣。为此,位于伯明翰的Learning Labs通过其免费的移动应用程序Flashsticks创建出了一套学习语言的新方法。除可扫描并翻译实物外,软件还可提供相应的语法知识以及游戏挑战环节,帮助用户理解单词的拼写、涵义、语境、发音等知识。


另一个为使人们更容易接受教育而诞生的公司是Firefly。该公司是由两个中学时代的同学一起创办的。马修森(Joe Mathewson)和海伊(Simon Hay)在圣保罗中学就读时开发了一个共享平台,帮助他们的老师和同学能在网上和家中获得学校的信息和资源。作为一个SaaS类教学支持平台,Firefly Learning可分别供教师、学生和家长使用,协助教师布置作业、创建学习资源以及辅助学生复习考试、跟进学生的学习进展。


位于谢菲尔德的Tutora是另一个新科技如何能使学习更容易的极好例子。该公司开发了一个帮助家长轻松找到私人家教的在线平台,就如同一个家教老师的线上黄页。


来自文章:科技如何真正帮助教育?这三家英国初创团队相信“打破学习障碍”就是正确答案


点击文章底部 阅读原文 可查看以上全部文章


AD



首页 - 芥末堆看教育 的更多文章: